斐济华人历史

 

( 孙嘉瑞 )

杏林风雨一甲子

 

斐济侨社之中保存最佳的历史遗物 , 莫过于「逸仙学校」 , 早在 1930年 , 斐济华侨就合议开办华侨学校。 从 1936年 6月 15日华侨小学在苏瓦国民党总部开学 , 沿革至今已达六十六年之久。

最初之苏瓦华侨学校由李子乐先生任教 , 后由香港请来梁奎照先生任教。后侨胞组织建校委员会 (即华人教育协会的前身 ), 仅数月即筹得数千镑巨款。并从英国国教会手中购回苏瓦哥顿亍物业 , 经一年装修 , 华侨学校便于 1938年从国民党部迁往该处校址。

讲起华校不能不重点提到来自纽西兰的珍珠修女 (AUNT PEARL) 此间华人多称她为「珍珠姑太」,1947-1957年她在华校担任教导主任 , 负责教 5-8年级 , 当时在华校任教的还有黄国权。珍珠修女多次到过中国 , 还曾在 1938年到香港创办大埔孤儿院 , 所以她能说流利中文 , 并热心施教中英文。许多老华侨当年曾当过她们的学生 , 由于每年都有两三批中国孩子入学 , 珍珠修女就安排这些刚来又不懂英文的华侨子弟在一年级上课学习 , 后来教育部下令停止这样的安排 , 珍珠修女就把孩子们安排在空课室 , 等下课后的老师可以帮他们补习英文。珍珠女士作为一位纽西兰友人 , 为华人教育事业献出了青春和生命 , 她的功绩是值得记入史册的。司徒炳璇校长任内 , 得高如望神父之助 . 获浦理主教之准 , 从玛利斯修会 , 继续指派由校董会聘任修女主持校务。

位于哥顿亍的华侨小学 , 终因就学人数剧增 , 课室不敷使用 , 又缺乏足够的活动场地 , 而且整栋物业残旧失修。恰逢 1947年郭清河先生在苏瓦扯旗山地区开发大面积租地 , 建校委员会副董事长兼华校校长余锦荣先生 , 要求郭清河先生从该地中保留七英亩 (24000平方米 ) 土地 , 作为华校用地 , 郭清河先生慨然应允 , 在征得土地局核准许可后 , 经过两年艰辛努力 , 由六位华侨捐赠 6000镑 , 委托谢池着先生承建 (建校后尚欠谢先生 4000镑工程费 , 但谢君一直未予追讨 , 此亦应被视为是谢先生对华校的赞的 ),1952年 2月 7日小学第一幢校舍落成 , 次年华校由哥顿亍旧址迁往新校园 , 而穷其大半生尽瘁侨社福利的余锦荣先生却已于早年作古 (余老卒于 1947年 11月 24日 ), 见不到这令人振奋的日子了。

华校的创建兴办 , 首先应归根于捐赠土地的郭清河先生 , 并与当时号称「六君子」的余锦荣、邝士奇、司徒炳璇、谭炳南、方瑞田和方作标 (方利 ) 是分不开的。早在 1946年他们就慨捐出马亚夫亍之物业 , 将其出租入息贴补中文教师年薪。 1962年该物业因维修费用过高 , 经费难筹 , 终忍痛废置拆除。现在这一片面积 1.75英亩的黄金地段仍在 , 由于 1976年赠送学校合约上注明不得出售 ,以前曾有过联同香港富商发展该地 , 兴建高层楼宇 , 便于华人集中居住的设想 , 后因故未进行。今后如何充份利用这一仅存的珍贵地产 ,还有待教育协会与各社团去拟定发展计划了。

在回顾逸仙学校历史之际 , 缅怀郭清河以及余锦荣、邝士奇、司徒炳璇、谭炳南、方瑞田和方作标 (方利 ) 等先贤 , 创业筚路蓝缕 , 牺牲奉献之精神 , 的确值得景仰与尊敬 , 我们每一个侨胞都应该铭记先贤前辈对华文教育的坚持执着与无私贡献 ! 逸仙学校更应注意对学生进行校史的教育 , 并列为成织考核的标准之一 , 如果因为岁月的流逝 , 而淡忘了对先辈的敬仰与追忆 , 那便是一种对历史的缺乏尊重 , 也是对华人百年创业里程的轻蔑 , 这种现象是不应该被允许存在的。

1970 年斐济脱离殖民地宣布独立 , 政府下令教育社团取消一些带种族色彩的名称 , 「华侨小学」遂于 1976年命名为「逸仙学校」 , 并招收非华人子弟入学。而台湾侨委会以 1971年起 , 即以侨光文化专业公司名义 , 资送中文教师 , 免费提供课本和教材设备 , 减轻了校方财政负担 , 令学校得有余力发展扩大。

从 1936年华侨小学的 12个男生、 5个女生 , 到 1986年「逸仙学校」已有学生 675人 , 遂决定兴建中学部。资金来自小学历年收入之积累 , 中国大使馆捐赠 3万美元。在中学部问题上 , 一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意见 , 不同意建中学部者认为 , 当时己有学校愿意接收逸仙小学应届毕业生 , 无须自行扩建中学 , 徒增负担 ; 而力主扩建中学部者则认为 , 随着小学实行双班制 , 毕业生倍增 , 应该及时扩建中学部。

由于逸仙学校是由华人教育协会直接领导与管理的 , 所以华人教育协会的选举意味着对学校的控制权。从当年历届教育协会人选的变动 , 亦反映出两种意见的交锋。

1975 年华校改组后 , 余汉宏出任教育协会长和逸仙小学校长。 1976年教育协会问意增建小学课室 , 并接受了扩校的建议和兰图 , 于 1977年开始实行一级两班制。

1984 年 6月 7日 , 中学部扩建筹备小组 , 由邝越东任主席 ,Paul 陈,余焕堂 , 余汉宏任委员 , 向教育协会提交议决报告 , 其主要内容有 :

  1. 向教育部申请备案成立中学部 ;
  2. 中学部课程由中三至中六 ;
  3. 预计 1986年开学

教育部于 1984年 10月 1日批准逸仙学校成立中学部。尽管如此 , 对成立中学部持怀疑态度者 , 仍保留已见。并在 1985年教育协会选举中 , 发动了许多华人参加 , 令以往二三十人到会由冷清局面 , 变为有七十多人参加 , 提名候选人也多达二十二人。在本届年会上 , 余汉宏、邝越东、钟校滔均落选。这一届的主席是余国明 , 理事余鼎新 (兼任小学校长 ) 、黄艳芳 (教务主任 ) 、司徒泽波 (理财 ) 、陈秀英 (文书 ) 、郑观陆、余焕棠、龚瑞宏、谭迂庆、连兆吉、陈锐广。

1986 年华人教育协会换届选举 , 双方事前都作了准备 , 并对自已的支持者进行了说服和布置工作 。当时有三个不问的 A,B,C三组候选人名单 :

 

A B C

谭万章 何志美 钟树波

袭瑞宏 余鼎新 钟校滔

马煜堂 余汉宏 邝项荫

司徒泽波 伍金莲 邝越正

余保元 黄耀波 谭万章

邝越正 钟校滔 黄耀波

余国明 郑戴维 黄志远

陈锐广 邝项荫 余焕新

陈秀英 黄志远 余汉宏

余其祥 钟树波 余其祥

余焕新 郑翼民 余鼎新

该年教育协会选举中有三百多名华人到场 , 结果组成了以余鼎新为会长的新的教育协会 , 其成员以下 : 邝项荫 , 黄志远 ,钟树波 ,余汉宏 ,谭万章 ,邝越正 ,余焕新 , 伍金莲 ,钟校滔 ,黄耀波。

教育协会章程如次 , 凡其父属华人血统者 , 年满十八岁 , 无论是斐济籍 , 或只有居留权的华侨 , 均可能被承认为教育协会之会员 , 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正是因有此章程规定 , 令 1986年这届选举出现了新的结果 , 也是众望所归的结果。邝灼沛在「斐济华人教育协会的回顾与前瞻」一文中所写到的 : 「容许台湾海峡两岸之华侨参加本校之选举 , 一则显示侨社权力转移之民主作风 ; 再则希望能通过海峡两岸的侨民把这种良好制度回馈祖国 , 促进民主的风气 , 套一句太史公的话说 , 就是社团虽小 , 可以喻大。」邝老这段话可以概括出当时老一辈侨胞的心情和感受。斐济华人为坚持中文教育 , 保住这间历史悠久的华校 , 以高度的智能求同存异 , 让一间学校里有两岸派来的中文老师各自以繁简字体教学 , 相处和睦不搞分裂对抗 , 保证了一代又一代华人子弟的中文教育。当然对这种重复教学、浪费教学资源与学生学习时间的现象 , 许多华人正不断提出改进的呼吁 , 亦早应被提到日程上来加以改进。

198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始向「逸仙学校」中学部资送中文教师 , 自此中学的中文教材采用简体字和汉语拼音 , 而小学仍接受台湾派出的中文教师 ,沿用旧制 , 采用繁体中文教材。目前小学有 16个班 , 中学 9个班。从「逸仙学校」历史沿革而论 , 这间学校是华侨先贤前辈亲手创办 , 全体侨胞募捐支持 , 由华人教育协会经营管理的 , 她是全体侨胞的公产 , 并一直由德高望重的老侨担任财团法人 (TRUSTEE), 以确保学校物产不受侵吞 ,「逸仙学校」并不属于任何政治党派之控制。历来都有一些对「逸仙学校」的误解 , 将学校分为对立的两部份 , 这其实是对学校历史缺乏了解所致 , 当然也有些是政治幼稚病和狂热症引起的。

2001 年 , 教育协会决定兴建逸仙礼堂 , 斥资 160万斐元 , 内有体育馆 , 地板采用澳洲 2000年奥运会专用地板 , 礼堂内还有攴厅、办公室、更衣室、音响控制室和幼稚园。 2002年 11月 2日逸仙礼堂落成 , 斐济共和国总理卡拉塞应邀剪彩 , 并举行了隆重的开幕仪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赠送一对白玉石麒麟 , 并捐赠 10万美元 , 台湾亦赠送醒狮及 1万美元。

回顾「逸仙学校」一甲子沧桑史 , 令人感慨万分的是 , 当年侨胞虽然人数不多 , 但却热心公益教育 , 不后于人 , 以一两千人之力 , 竟能自建华侨学校 , 如没有同心同德之努力奋斗 , 没有慷慨无私之奉献捐赠 , 此校断无建成之望。反观今日之侨社 , 人数己有六千余 , 经济富裕 , 而且子女多数在「逸仙」就学 , 若论及关心支持华校发展建设 , 则大不如侨社前人矣。其原因亦非简单 , 依笔者之管见 , 主要原因还在于负责「逸仙学校」管理的教育协会 , 其成员大部份是操英语的土生华侨 , 由于深受当地文化熏陶 , 经已融入斐济社会 , 而对同文同种但不同社会生活背景的大陆同胞 ,则仍存在着认知了解上的隔膜。缺乏凝聚力 ,所以形成今时今日一种怪现象 , 负责华校中文教育的教育协会 , 其十一个理事中只有两人懂中文 , 这对如何强化中文教育 , 不能不承认是缺乏积极性及有一定障碍的。这也妨碍了教育协会与华人家长的联系沟通。其次是近年的大陆移民忙于图谋生计 , 对华文教育与逸仙学校缺乏关注与参与的热情 , 笔者认为 , 作为斐济华人 , 支持华校和中文教育 , 人人有责 , 我们在经商务农之余 , 应该关心「逸仙学校」 , 参加家长会和教育协会的各项活动。对教育协会和华校的缺点不足 , 我们应作善意之批评建言 , 目的也是为了共同搞好中文教育 , 造福包括自己子弟在内的华人子弟。倘若人人均如是想 , 则学校何愁无人关心 , 中文教育亦有望代代薪传。

历年来任华人教育协会的侨界前辈如下 :

  • 余锦荣 (1936-1949) 副董事长、校长 , 至死方休
  • 邝士奇 (1936-1958) 董事、董事长 , 至死方休
  • 谭炳南 (1936-1960) 董事 , 至死方休
  • 方瑞田 (1936-1947) 董事 , 移居方休
  • 余锦池 (1936-1969) 董事 , 副董事长 , 理财 , 移居方休
  • 司徒炳璇 (1936-1974) 秘书 , 校长 , 移居方休
  • 郑观陆 (1949-1985) 副董事长 , 董事长 , 董事 , 移居方休
  • 邝灼沛 (1949-1974) 秘书 , 中文教师 , 新校舍第二期工程执者 , 因健康原因而退位
  • 谢池着 (1949-1976) 董事 , 年老告退
  • 司徒泽波 (1962-1985) 理财 , 中文秘书 , 董事 , 暂退让贤
  • 余海湘 (1949-1974) 董事 , 副董事长 , 移居方休
  • 郭永祺 (1951-1971) 董事 , 英文秘书 , 至死方休
  • 余汉宏 (1974-2003) 董事长 , 校长 , 董事
  • 余鼎新 (1975-1986) 秘书 , 校长 , 董事长
  • 邝越东 (1974-1985) 秘书 , 董事
  • 余焕棠 (1974-1985) 秘书 , 董事
  • 余焕新
  • 陈锐广
  • 任植海

 

 

 

退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