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济华人历史

 

( 孙嘉瑞 )

前赴后继有来人

 

自华人史话之一发表以来,笔者听到一些读者反映,认为应该发动更多的华人参与这件工作,编史的消息传开后 , 一些老前辈如邝灼富、谭添财、谭莲香、余汉宏、陈广等,倾其所保存之资料,尽己所记憶之往事,提供了许多濒绝的历史资料。斐济华人理应有史,有史则兴替可考。特别是对生活在海外之华人,子孙自幼受西方教育,又祖先之由来与已之所出,一无所晓。编撰华人史话,能令后代不忘父母之邦,明白树从根生、水从源来、家从祖来。一个人如能知史而念祖,、足可永不忘本。

第一个来到斐济的华人应是「行利」的创始人无疑 , 时间大约是 1855 年。以前譯为「宏利」 , 如按斐济博物馆出版之通讯介绍 , 「 HOUNG LEE 」的中文意思是「极大的利润」。其实此意譯是「行到此地顺顺利利」。可能由于梅氏是广东台山端芬人 , 英文的「 HOUNG LEE 」用广东话读就成了「康利」。经查证这位华人先躯叫梅屏耀 , 又名百龄。上文提及的梅福祺,实为梅百龄的儿子。梅氏还有其他子女,如福裕、福祥、福就等。其中梅福裕曾在「永安泰」公司当过货车司机,帮忙运送椰干、土酒。他子女众多,家贫拮据,「永安泰」老板谭南还经常施以面包干接济。

梅屏耀是广东台山端芬鎮人,咸丰二年 (1852 年 ) 到澳洲悉尼谋生,咸丰五年 (1855 年 ) 从维多利亚驾驶帆船来斐济的列武卡定居 , 他在列武卡开了「行利」公司 , 这也是斐济第一间华人公司。

光绪八年 (1882 年 ) 回中国娶妻林氏 , 回到悉尼他为这位年轻的妻子取了一个英文名字「玛丽」。梅屏耀这次偕同黄祐、陈泰和海南德三人 , 再次驾船投奔怒海来到斐济。从博物馆保存的梅家照片看来,梅屏耀当时经济富裕,且受澳洲白人文明影响,老小均箸西式服饰。蓄須留发的梅百龄乍看上去与欧洲人无异。

梅的妻子阮氏百岁始殁,她卒於 1956 年,享年 101 岁。今时许多老侨当年都曾为其执绋送殡。阮氏的墓塚现在苏瓦华人坟场,墓碑上书 : 「堂开四代 寿启百龄 1855--1956 」。阮墓惜被萋萋荒草所掩没。今时来此「行青」的华人,已极少知晓,在这个简朴的墓塚下长眠的,是第一位来斐定居的华人女性。

梅屏耀的详细事蹟已经失传,我们只知道他创立的「行利」有差不多 25 年的光辉日子。他的子孙多与本地人通婚,有的还以「行利」为姓 , 而梅屏耀的媳婦却多随他的妻姓阮。在苏瓦华人坟场尚有另一墓碑上书 : 「梅府阮氏之墓 MOY YUEN SHEE 12-11-1895----13-5-1938 」就是梅屏耀之子福裕的妻子墓塚,碑上英文名字其实是中文「梅阮氏」的譯音。「行利」与「阮」已成为梅屏耀后人沿用的姓氏 , 看来他们只为保留与梅氏有关的联系 , 那怕是用公司名或婆婆的姓为自已的姓 , 甚至梅、阮两姓并用为名字 , 也顾不得 ( 或是不懂得 ) 中国人姓氏的继承体制了。

「行利」的鼎盛局面在梅离去后日渐式微,有说他返回澳洲或去了中国,故找不到他的墓塚。其后裔曾多方试图寻访梅屏耀的足迹,均不得其果 , 这位华人先驱就此消失了。至于「康利」衰败的具体原因不详,估计可能与创始人离去有关 ; 而另一个原因是 1874 年斐济臣服大英帝国,从列武卡迁都苏瓦,列武卡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地位不再,也失去了贸易商站的价值,「行利」的衰败就不足为奇了。

梅氏的子孙多从事电器、机械等技术工作,福裕的长子和次子是有牌电工及电器公司经理。三子及四子以及福祥之子均是汽车公司管工。当时的汽车公司技术工程 , 几乎都被梅氏后人包干了。梅福裕的子女收购了一间白人的电器公司「 LECTRIC LTD., 」 , 至今在苏瓦哇露比仍有一间电器铺。

至于梅屏耀究竟是不是第一个来斐济的华人呢?在老前辈余海湘的回忆录中曾提及,根据老华侨之忆述,在英国接管斐济前后,来自欧洲的白人殖民者,需要华人厨師为其料理伙食,所以从纽西兰等地聘雇了一些华人,计有翟有才、关贤、黄友等人。这些人之中或许会有人早于梅氏来斐。潘翎编著的「世界华人百科全书」中,只提及 1855 年第一个华商到斐, 1872 年第二个华人登上斐济海岸。继梅氏之后来斐的还有杨祖波、骆槐、苏华、甄护及梁华等人。

要了解斐济华人的历史,必先了解南太平洋华人的历史。十九世纪时期,交通落后,孤悬于南太平洋中心的斐济,人跡罕到,所以未有移民条例,外人可以自由出入。其实华人进入南太平洋地区是十九世界上半叶的事,这些华人在欧洲人船上当木工、厨师。也有一些华商来买檀香木运往广州。檀香木采伐殆尽后,精明的华商又转向收购海参、龟壳和珍珠贝等特产。这些来自中原的华人,目睹南太平洋的旖旎风光、奇特粗犷的风土民俗,心目中留下了毕生难以磨灭的记忆。

开发较早的澳洲悉尼,当时成为南太平洋地区的商业活动中心。许多华人从悉尼出发,在前往诸岛收购土产的过程中,逐步在各地建立商站。法属波利尼西亚的大溪地、斐济的列武卡和巴布新几内亚的拉包尔,则是代理商与货品集散的商业辅助中心。华人就是从这些地方开始,逐渐把商业网络延伸复盖到邻近地区,列武卡的华人在斐济建起了庞大的商业网,如梅氏的「康利」就是以列武卡为基地,在斐济各山头设立分店。 1850 年大溪地华人在邻岛和库克群岛建立商站,巴布新几内亚的拉包尔, 1880 年时仅有一个华人在做生意,若干年后,越来越多华人到来,把拉包尔变成了巴布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的商业中心。

华人进入南太地区的途径,除了受雇于商船或自己乘船之外,还有就是当契约劳工,即广东人常讲的「卖猪仔」。从 1865 年到 1941 年,有二万多华人契约劳工在南太平洋工作。猪仔工最早出现在大溪地,当时是 1865 年。 1898 年至 1903 年,德国人在新几内亚和薩摩亚开垦椰园,华人猪仔工便在此时引进。瑙鲁和巴纳巴发现磷酸盐矿之后,英国磷酸盐公司在 1906 年开始引进契约劳工,直至今时,瑙鲁岛上的华人除持渡假签证者外,其余的概为契约劳工身份,可以说是南太平洋唯一仍存在契约劳工的地方。不同的只是以前瑙鲁的契约劳工,没有行动自由,做的是苦工。而今时今日在那里的华人,居住水电免费,公司还发放伙食﹝米、油、罐头等等),除了打公司那份工之外,大部份华人都有自已的店鋪,待遇处境已大不相同矣。

二十世纪初至二十年代,斐济的华人香蕉园主,曾聘雇一批华人契约劳工,后因殖民地政府禁止再雇用华人契约劳工,香蕉园也因受澳洲禁止香蕉入口和病虫害影响而逐步减少,但当地原住民至今仍称香蕉为「 CHINA 」,国徽上也绘有一串香蕉,由此可见华人种植香蕉一事,在斐济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1900 年,斐济华人仍不足百人,到了 1911 年人口普查,华人已有 305 名,包括 29 名婦女, 1915 年时已有 821 名华人居住在斐济。

当时大陆辛亥革命爆发,引起了华南地区局势动荡,大批华人从中山、四邑迁来斐济,令本地华人各行各业增添了一批生力军,为日后华人经济的发展与扩张,提供了必不可少的人力资源。斐济华商的坛加也比较迅速 ,1913 年有 105 个生意牌照发给华人 ,1914 年是 118 个 ,1915 年是 146 个 ,1916 年是 171 个 ,1917 年已坛至 198 个。而另一方面,殖民地政府从 1879 年引进印度契约劳工,直至 1920 年才停止,印度人正是因为这样才成为第二大种族。如果当时准许华工来斐,今天的斐济历史,恐怕就要改写了。

在翻寻有关资料时,笔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在十九世纪及二十世纪上半叶,南太平洋的华人,以澳洲悉尼为中心,向诸岛进軍,建立辅助中心的商站之后,再延伸至更远的地区。但在若干年后,特别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散布在各岛的华人,又陆续移民到纽澳美加。华人似乎是经历了一次漫长遥远的跋涉,终又回到了当初的起点。是什么原因形成了华人的移动呢?

 

当初离开初具文明的澳洲悉尼,挺进到蛮荒不毛,吸引华人前往的是那里丰富物产宝藏与无限商机;

由于长期掠夺性开发搜购,资源枯竭,生意竞争日益激烈。岛国型经济的依赖性与局限性显露,影 响 了华人的经济发展 ;

诸岛国先后独立,出现了政治不稳、经济衰退、治安恶化等问题。如巴布新几内亚、斐济、所罗门和瓦鲁阿图等国,先后发生政变,影响了华人安居乐业的信心 ;

华人子女在纽澳美加学有所成 , 定居当地 , 华人为与其团聚 , 申请移民前往。

华人有如欧洲的吉卜赛人,似是注定中不停流浪飘泊 , 南太平洋是北半球通往南半球的水域通道,散布于此的密克罗西亚、美拉尼西亚、波利尼西亚群岛 , 有着丰富的黄金、铜、镍、木材、水产、黑珍珠等资源,也有着古老奇特的人文资源。自欧洲航海家发现这块宝地以来 , 世人对南太平洋的憧憬与向往就有增无减。我们的先辈抉擇来此 --- 南太平洋的斐济,是自有他卓绝的远见的。

继「康利」之后,还有在光绪十八年 (1892 年 ) 开张的「英昌」公司 , 算是最早期的华人公司。后来的华人的著名商行还有「广泰」、「中兴隆」、「安和祥」、「永安泰」、「錦荣」、「永英和」、「和利」等等,将在下一期分别介绍。

第一位来斐华人梅屏耀全家合影

 

 

退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