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济华人历史

 

( 孙嘉瑞 )

毁家纾难见忠贞

 

1932 年(在老华侨余海湘回忆录中说是 1929 年)斐济殖民政府颁发禁酒令 , 不准斐济人、印度人、华人自由进出酒吧 , 必须领取饮酒许可证。这一极具岐视性的法令 , 引起侨胞强烈不满 , 经集体请愿不遂 , 便函请当时驻澳洲悉尼总领事馆求援 , 宋发群总领事应请来斐 , 向殖民政府提出交涉 , 罗列中国文化、历史及国际惯例 , 证明华人是有文化教育之种族 , 绝无酗酒鬧事之理。在艰苦的谈判交涉之后 , 终令政府改变初衷 , 取消对华人饮酒之控制。这便是著名的「禁酒案」始未。

经此一事件之后 , 一向埋头生意的侨胞体认到有必要在斐济保留自己政府的代表机构 , 于是徵得国民党同意 , 在斐济设立领事馆 , 由郑观陆先生担任首任领事。继有蒋家栋 (1937 年任内 ) 、赖世珍、陈乐石 (1940 年任内 ) 、高则群、章文祺 (1944 年任内 ) 、莊景琪 (1948 年任内 ) 。据说高则群后来投奔大陆 , 但郑观陆一直留在领事馆中工作 , 其后数十年如一日乐于助人、服务侨胞 , 体现了古道热肠的高风亮节 , 颇受华人尊重推崇。直至 1982 年 6 月 7 日 , 一个由斐济侨胞组成的委员会 , 经半年筹备之后 , 举行了庆祝郑观陆八十大寿的活动 , 寿宴筵开五十席 , 斐济付总理、大法官和部长 , 仕绅名流均到场贺寿。直到如今 , 斐济许多华人仍记得郑老先生的音容笑貌和德行善举。

郑观陆先生

1932 年 , 由于国民政府开馆及驻馆人员一切费用 , 概由斐济华人一力承担 , 当时全岛华人大小商号按月照规纳捐支持。直至 1934 年 , 国民政府正式批准设馆 , 本地华人才终止纳捐供养领事馆。当时领事馆就设在国民党党部 , 现在的 TAPOO 精品店地段 , 是一幢旧式欧洲风格的铁木结构双层楼层。当时的斐济国民党 , 可以说是华人的唯一社团组织 , 侨胞也视其为华侨组织而非政治党团。斐济国民党伊始于 1915 年 , 当时有苏瓦、劳托卡、列武卡和芭四个分部 , 在太列武和肯达武有通讯小组。

苏瓦国民党党部

苏瓦党支部原隶属澳洲总支部 , 后于 1945年改为直属支部。在当时几乎每个男性的华人都是党员 , 而新到侨胞也必来党部报到 , 以求必要时取得保护 , 大陆有亲人要来斐 , 亦由党部出具证明在国内领取出境证件。领事馆了中文学校、剧社亦设在党部内 , 这令其成为侨胞的活动中心。

斐济国民党的历任负责人如下 : 余錦荣 -- 邝仕奇 --- 司徒炳璇 --- 司徒泽波 ---- 陈銳广。

1949 年国民党退守台湾 , 新中国成立 , 许多侨胞不复登记为党员 , 加上党部所在物业又在 1950 年为业主收回 , 斐济党部逐渐式微矣。

日冠侵华战爭爆发 , 远离战区的斐济华人 , 从戎有心 , 请缨无路 , 遂组织斐济华侨抗日后援会 , 出钱出力 , 或沿门募捐、或开采抽獎 , 以不足二千之众 , 竟筹募得二十余万镑 , 战斗机四架 , 支持祖国抗战 , 有的侨胞因购买救国公债、储蓄券 , 罄尽所蓄 , 可谓毁家纾难 , 十分感人。

「斐济华侨救亡剧社」是当时由侨胞们本着爱国精神 , 自发成立的。在二十世纪初斐济曾有国剧团体 , 不知因何解体 , 仅存戏服锣鼓若干 , 而「救亡剧社」的兴起 , 正赖此等物品之存。此外 , 由于为筹款的义演也举行了十几场 , 虽具热忱但无组织 , 每次筹演 , 必经数度波折 , 方始成事。侨胞们便由吳永昌和李子鹗二人倡言成立剧社 , 他们在文告中呼吁 : 「今人身寄海外 , 愧未能持枪以卫国土 , 尤恨未能许国之以身 , 然匹夫之责 , 不可不尽 , 国民之天职 , 不可不酬 , 既出财 , 尤要出力。俾抗建事业 , 遂底於成 ……. 」 , 参加剧社的还有余其祥、鈡沛昌、司徒泽羡、余伟棠、邝灼沛、黄保廉、邝光球等人。剧社成立不久 , 太平洋战争爆发 , 美军亦进驻斐岛 , 全岛实行灯火管制和宵禁 , 并疏散民众 , 影响了社务演出 , 后剧社实行变通办法 , 多次作日间公演 , 先后公演十三次 , 筹得 3460 镑 , 其中除去演出杂费 158 镑 , 全交苏瓦党部汇回中国 2378 镑。另交斐岛华侨献机委员会 923 鎊 , 后来剧社又参加 1944 年督宪发起之援华筹款 , 捐 4 得 400 镑。

华侨救亡剧社演出剧照

剧社上演的剧目有「青年烈士」、「双娥弄蝶」、「王宝釧」、「貂貚」、「空城计」、「孝女感山河」等 , 当年钟沛昌年少英姿、唇红齿白 , 反串饰演花旦 , 演活了貂貚、王宝釧 , 这位多才多艺的侨胞 , 日后惜因家道中落 , 临老屈居老人院 , 贫病交加 , 潦倒终生 , 其命运遭遇令人扼腕。筆者在编写这段历史时 , 端眻福昌兄当年英姿飒爽之剧照 , 念及多年前在老人院见到英雄未路的他 , 不由有感人生之无常 , 命运之莫测 ! 华人在海外漂泊生涯 , 并非均以金銀满屋、儿孙绕膝告终 , 老来无依 , 三攴不继的悲剧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鈡沛昌

在抗日战争如火如荼之际 , 救亡剧社整整活动了四年 , 终于盼来了胜利的一天 , 剧社成员又参加了抗战祝捷花车大巡行 , 与千百侨胞一起欢庆抗战的胜利。其后剧社成员坚持排练演戏 , 娛人娛己 , 乐此不疲 , 凡二十余年 , 直至 1970 年斐济独立 , 这个剧社才在一片惋惜声中无奈结束。

1945 年 8 月日本投降消息传来 ,8 月 12 日苏瓦侨胞召开会议 , 讨说祝捷事宜 , 并选出筹备委员会 , 分别负责各项工作 , 计有文书、理财、设计、美术、技术、裁剪、交际,宣传、总务和音乐等部门。 9 月 3 日 , 日方代表在美旗舰「密苏里」号签字投降 ,9 月 5 日 , 斐济侨胞就举行祝捷大会。

当时筹备委员会主席是余錦荣、付主席邝士奇 , 主要委员李子鹗、司徒泽波、鈡沛昌、司徒祝、马金亮、司徒炳璇、李广廷、刘希足、陈石兰、吴永昌、邝其昌、余广扶、余启志、谭腾群、邝灼沛、李民辉、谭銘、杨其检、李富、何健燕、冯釗週、余存载、谢池、周缵銀、余绍、黄遇、冯庆、冯溢濂、梁景、余其祥、梅瑞爱、余巧云、郭燕妮、何苏小、邝光球、邝泽棠、罗伯珩、张英俦、方瑞田、刘章远、余锦池、谭炳南、卢平、陈鎏深、刘章胜、鈡广洪、邝兆彬、杜广开、佘晓旦、方华焕、李光会等人。

1945 年 9 月 5 日 , 清晨一阵细雨纷霏 , 未几即日出云开 , 天朗气清 , 苏瓦市彩旗高挂 , 港湾里海波泛兰。华人巡行队伍从领事私邸出发 , 先进入总督府 , 在府内绕行一周 , 再从正门复出 , 经过政府大厦、太平洋酒店 , 进入玛亍 , 朝右至纽西兰銀行 , 经邮政局进入市场亍 , 再经广泰公司、安和祥公司 , 直上杜叻忌 , 直达华侨小学 , 整个队伍长达一公里多 , 全过程长达三小时。

巡行队伍高举中美英俄联軍大旗 , 国民党旗、孙中山蒋介石像 , 筹委会正副主席身穿长衫马褂礼服 , 女性着旗袍 , 后面跟随乐队和花车队伍 , 这些花车由华人能工巧匠精心制作 , 有军舰、帆船、飞机、坦克 , 其中有的几可乱真 , 古今中外 , 海陆空三军俱齐。

胜利舰花車

华侨剧社全体成员身着戏装 , 骑马展示中国传统戏剧的「马色」风采。金龙花车上端坐着由华人少女扮演的三位天仙 , 容华绝代 , 向途人撒下瓣瓣鲜花 , 以示普渡众生、祈求和平。还有各种民族题材的花车 , 如「郑成功」、「岳飞」等等。

苏瓦市放假四小时 , 万人空巷 , 爭相观看此五光十色、壯丽多姿的巡行。

1945 年 9 月 6 日斐济时报在社论中讲到 : 「任何人都喜欢一个巡行 , 尤其是看过昨天的巡行之后 , 这样一个经艰苦努力而成就的华丽表演 , 无人不对参加表演的华人表示感谢。这个巡行是很精密地计划出来的 , 很相称地描绘出此地华人的生活 , 以及他们在本埠各行中所占的重要地位 , 冈时更可以见到华人的团结 , 以及他们通过抗战一跃成为大国 , 促进世界和平与建国的决心。」

瑙索里华侨组织了筹委会 , 由余万厚、邝庾深、马容根、张树、方生丽、黄毓麟、毛松桂、余祥胜担任委员 , 帶领全埠华侨参加了苏瓦的大巡行。

呔列鸟华人由余万寿、祥好、祥富组织侨胞在万寿见弟商店举行祝捷大会 , 欢宴持续了三天 , 地方长官、原住民部落、欧美友人 , 三千余人前来参加。

星加托卡华侨侨领邝光权、萧信、李章錫、萧癸己、高羌扶召集全埠侨胞在萧癸己商店宴请地方首长、酋长、印裔商人。

芭埠华侨亦成立筹委会 , 制作国旗、纸花、电影戏画头和灯色 ,8 月 17 日在电影院举行庆祝大会 , 晚上八时举行电影晚会 , 由于观影者众 , 次晚加演一场。

劳托卡市在 8 月 16 日下午一时召开庆祝大会 , 与会者逾一百八十余人。中华小学的同学赶製了佈置会场用的彩旗。庆祝大会还有宴会招待来宾。

列武卡在 9 月 4 日悬旗并休息 , 举行了庆祝会 , 由于很多侨胞赶去苏瓦参观大巡行 , 故只剩下少数侨胞庆祝。

北岛 ( 当时称为「大山」 ) 拉巴薩侨胞在 8 月 15 日休业 , 由邝检央、雷錦英、方瑞振、梁灼强等召集侨胞 , 在 S.E. 酒店招待当地文武官员、酋长和商贾 , 当晚侨胞將电影院门票包下 , 免费招待各界人士看电影。

斐济侨胞庆祝抗战胜利的活动结束后不久 , 内战爆发 , 国民党政权退守台湾 , 因大陆局势改变 , 「 斐济侨胞以毕生积蓄购下之各种抗日债券也因此无法兑现 , 化为烏有 , 侨胞们眼见血本无归 , 怨声载道 , 对国民党之热忱一扫无遗。」 ( 见司徒泽波著述「斐济国、所罗门群岛、西薩摩亚群岛华侨概況」 )

194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 英国殖民地的斐济 , 对华人态度一改以往宽容友好 , 转为敌视与怀疑 , 甚至乎公开辱骂华侨是「共产党」。刚从抗战胜利喜悦中清醒过来的斐济华人 , 还未享受到跻身国际四强的骄傲 , 就因祖国政权的变更 , 受到无妄之災 , 但当时仍有一些青年华人 , 对新中国充满憧憬与向往 , 结果在斐济导致一场「抓共产党」的风波。

 

 

 

退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