斐济华人历史

 

( 孙嘉瑞 )

华商王国话兴衰

 

从二十世纪初到四十年代 , 可以说是斐济华人的黄金时代 , 当时华人大小商号已不下数百间 , 在苏瓦金明亍 (CUMING SF.) 、玛亍 (MARKS ST.) 、威玛鲁道 (WAIMANU RD.) 和阿米亍 (AMY ST.) 一带 , 几乎是三步一间华人店铺 , 这一带亦因此而成为首都鬧市旺区。直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 这一地区的店铺仍被视为「黄金鋪位」 , 十分抢手 , 一鋪难求。在那一时期 , 华商主要经营进出口贸易、批发和零售 , 其中「广泰」与 B.P. 以及并驾齐驱 , 成为全斐济三大公司。而「广泰」、「中兴隆」、「安和祥」、「永安泰」和「广生」当时则被称为五大华人公司。

在一次有实力的华商佔据了市区主要商业点之后 , 一些新移民以及大公司的伙计 , 仗着年轻力壯 , 并且与大商号股东有宗亲乡里关条 , 便到苏瓦郊外、山头和离島建立分店。这些用铁皮木板搭建的小店 , 成为了城中大商号与斐济土著的商业纽带。华人通过这些遍布全岛的分店 , 抓住了椰干、木材、海参等土特产资源 , 由于这类小店从伙食到日用杂货一应俱全 , 大大方便了山区乡野的住民 , 华人甚至提供以物易物的服务方式。分店將收购到的土特产运返城中大商号总部 , 而总部又向其源源供给各类货品 , 其中也包括华人面包炉烘制的面包 , 这种外脆内韧的面包 , 甚得土著居民的喜爱。经营面包炉比较突出的是「永安泰」 , 今时不少从事面包业的印度人 , 当年都在「永安泰」打过工 , 后来又顶下面包炉而发家。今日风行全球的「 7-11 」便利店 , 以分布面广、营业时间长、供应品种齐全为其特色 , 其实早在二十世纪初 , 聪明的华人早以这一种形式在斐济做生意了。

三十年代全球经济萧条 , 斐济华人商家亦受波及 , 不少商号停业。后经济复甦 , 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 斐济远离战区 , 在商品来源缺乏的情况下 , 华商生意无不利市三倍。在老华侨余海湘的回憶录中 , 特别提到了这个时期。

1879 年到 1916 年间 , 由于斐济棉花園和蔗園缺乏劳力 , 乃引进印度契约劳工共达六万人之众。 1916 年斐济废除契约劳工 , 只有少数印度劳工由政府出资回到印度 , 绝大多数留下 , 成为租耕糖厂土地的甘蔗佃农 , 在老华侨司徒泽波著述的「斐济国所罗门群岛西薩摩亚群岛华侨概况」一書中写道 : 「华侨商业鼎盛期 , 系由本世纪初叶到中叶 , 斯时印度人尚雌伏乡村 , 而我华侨大小商店遍布大小島屿 , 面包厂、汽水厂、肉鋪、攴馆、椰干收购、香蕉出口、杂货商 , 除了三数白人大贸易商之外 , 完全为我控制。」根据一些老华侨的回憶 , 当年一千九百多名华人 , 操控了斐济贸易市场的四分之一。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 , 令斐济华人至高无上的经济王国逐渐衰败和解体呢?

首先是殖民政府经济政策的改变。 1948 年殖民地政府听从澳洲财团在斐分公司卡宾达 (CARPENTER) 的献议 , 颁布法令禁止华商直接收购椰干 , 并成立椰干管理会 , 控制椰干买卖。另又发动在各区开办合作社 , 对那些建造华人商店的土地在租约期满后不予续期 , 逐步將华商从各山头和外島排挤出去。各地华商纷纷结束分店 , 返回城市 , 而各大商号顿时失去广大联营网络 , 生意骤减 , 日趋困难 ;

其二 , 殖民政府移民政策亦有改変。二次世界大战后 , 国际上东西方两大阵营对峙 , 冷战不绝 , 1949 年大陸政权変更 , 东南亚地区尤以马来西亚共产党活跃 , 宗主国英国遂下令斐济殖民政府 , 颁布新移民法 , 全面禁止中国移民进入斐济。令华人社会不再有新血补充 , 后来更规定未入籍华人要领「牌」(一种身份文件) , 迁徙和变換工作要向当地警局报备 , 否则课以罚款 , 还调派华籍警探来斐加強对华人之监控。在庆贺抗战胜利狂欢中刚刚清醒过来的斐济华人 , 面临家乡故国的巨变、侨居地政府的恶法苛待、本地人的冷眼、经济上受排斥打击 , 经历了一个最徬徨最痛苦的时期 ;

其三 , 斐济华人乡土观念的影响。斐济华人大多有浓厚的乡土观念 , 对自己来到斐济谋生 , 只抱着临时过客的心理 , 对侨居地政治不太关心 , 只望早有积蓄 , 返回故乡买田置业 , 衣錦还乡 , 光宗耀祖。当时的华侨学校 , 也是以教育华人子弟中文、 不忘中华文化传统为目的 , 一些大公司的创办人 , 也有不少人在生意走上轨道之后 , 回到乡间享受田园生活。一些老侨亦将自己子弟送返大陸和香港上学 , 在这一种缺乏扎根意识的指导下 , 斐济华人对在斐济购买地皮和物业作长远发展计划 , 也就缺乏兴趣 , 以致錯失了当初趁地价低廉置业的良机。而另一方面 , 由于大陸政权变更 , 一些己回乡的华人及在国内读书的华人子弟 , 纷纷返回斐济 , 子弟们改往纽澳美加求学。但当时的侨胞及子弟们已不再以返回故乡为人生目标了。这也是后来许多华人后代在纽澳美加学成不归 , 令斐济华人后继乏人、日渐衰微的根本原因。

反观印度人在斐济 , 初时佃农耕种 , 稍有资本便开新生意 , 其下一代受完善西方教育 , 进入律师、会计师、医生、公务员等白领行业 , 有的更进入父辈公司协助管理和发展生意 , 在印度人不断扩张蚕食下 , 此消彼长 , 一盛一衰 , 华人的经济王国终于土崩瓦解 , 并逐渐失去昔日独领风骚的光彩了。

所幸后来的遠东公司、李氐企业、华盛公司发展业务和多元化经营 , 在工商界崭露头角 , 为华人爭了一口气。由于华人在斐始终以经商为主 , 所以华人的经济地位纵然有变化 , 但仍是不可忽视的。

 

 

退回前页...